您的位置:主页 > 卡卡湾厅 >
卡卡湾厅

3d滚球

2021-06-22作者:足球来源:http://www.zq41.com次阅读

  晋王,是中华古代王朝的顶级王爵,自魏咸熙元年(264年),权臣司马昭从晋公升为晋王开始,至明洪武三年(1370年),明太祖第三子朱棡被册封为晋王结束,中华历代王朝中被册立为晋王的皇族(或者重臣、权臣)一共是二十九位,其中不乏李治、柴荣、赵光义等日后登上皇位的真龙天子。在二十九位晋王中(指始封王者,不包括后续承袭爵位者),先后有十五位最终承继大统,成为社稷新主。而晋王也是历代王朝中,除皇太子之外,继承皇位最多的显爵(相比而言,另一尊贵的王爵:秦王,历史上只有区区五人最终得以逆袭,成为新天子)。“晋”字上日下亚,隐含有“仅次天子”、“储君”的意义,所以在王朝统治者分封诸子为王时,大多赐封德才兼备、宠爱有加的皇子为晋王,比如隋炀帝杨广、隋元德太子杨昭、唐高宗李治、后周世宗柴荣、宋太宗赵光义、元显宗甘麻剌等(唐太宗李世民的秦王太过于逆天,例外,只是个例外)。

  大明洪武三年(1370年),明太祖朱元璋首次建藩,在册立皇长子朱标为皇太子后,太祖将其余诸子及一个侄孙(太祖长兄朱兴隆之孙朱守谦)全部册立为亲王(朱守谦为靖江王),自次子朱樉至第十子朱檀(这是当时太祖已出生的全部皇子),这九位皇子中长者不过十三四,幼者仅仅刚满百日,都在此次封藩中成为大明首封亲王。其中,太祖第三子、时年十三岁的朱棡被册立为晋王,建藩山西太原府,成为有史以来,第二十九位被封为晋王的历代王朝皇族(或权臣、重臣)。

  朱棡,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三子,生于元至正十八年(1358年)十二月十八,据明史、明实录记载,其生母为孝慈高皇后马氏。不过从马皇后的生平经历来看,朱棡未必是其所出,他的生母很有可能是太祖的淑妃李氏,不过这都没有确切的史料证明,这里就采用朱棡是马皇后所生的说法吧。

  洪武三年(1370年)四月,太祖已经初步平定天下,为稳固社稷,国本有序,于是在这一年将已经出生的十个儿子一一赐封,其中皇长子朱标被册立为皇太子,其余九子则册立为亲王,各择天下紧要处为藩地,以备日后就藩,拱卫大明皇室。这其中,朱棡被册立为晋王,建藩于表里山河的山西太原府,成为大明最重要的“塞王”之一(甚至是之首,因为太祖次子朱樉被册立为秦王,建藩关中西安府,远离实际上的边塞,所以第三子朱棡的晋藩太原府,就是诸塞王之首)。

  在洪武三年太祖首次建藩之时,诸位皇子虽然年纪尚幼,但是在举行册立典仪时依旧按照历代王朝的传统仪制,一丝不苟地遵从礼部和尚宝卿官员的引导,恭恭敬敬从奉天殿东门进入大殿,向端坐于奉天殿御座上的父皇陛下行礼叩拜,在恢弘的礼乐声中一一接受亲王宝、册、印,完成册立典仪。

  其中朱棡是第二个进殿完成册立典仪的皇子(第一个是太祖次子朱樉,至于皇太子朱标,则有单独的皇太子册立典仪,不与亲王册立仪式一同进行)。他随着礼部官员进殿后,按照肃穆的礼乐唱班流程依次俯、拜、兴,如此三番后,才在父皇陛下面前跪受晋藩宝、册、印,至此完成了从皇子到大明藩王的过程。

  

  朱棡的晋王册文为:“唯洪武三年,岁次庚戌,四月乙未朔日,父皇制曰:昔君天下者,禄及有德,贵子必王,此人事耳。然居位受福,国于一方,尤简在帝心。第三子棡:今命尔为“晋王”。分茅胙土,岂易事哉。朕起自农民,与群雄并驱,难苦百端,志在奉天地,飨神袛,张皇师旅,伐罪救民,时刻弗怠,以成大业。今尔固其国者,当敬天地在心,不可逾礼,以祀其宗社山川,依时飨之。谨兵卫,恤下民,必尽其道。于戏,勤民奉天,藩辅帝室,允执厥中,则永膺多福。体朕训言,尚其慎之。”

  而诸皇子的册文,和朱棡的基本一致,只是把“第某子”和“命尔为某王”改变一下,其余内容均不变,这也是日后大明历代藩王就封时的册文原版。和太祖建藩时的册文所稍有不同的是,日后藩王的册文中,少了从“朕起自农民”开始,到“以成大业”结束这一段,另外“纪年、干支”也有所不同。

  朱棡被册立为晋王后,于明洪武十一年(1378年)初辞别父皇,启程前往藩地,四月十六抵达太原,正式就国,这一年,朱棡二十岁,他也是日后大明晋藩的开基始祖。

  朱棡小时候由太祖安排跟随儒臣宋濂和杜环研习儒家典籍,年纪稍长后又随永平侯谢成(即日后晋王正妃谢氏之父)学习弓马骑射、行军布阵,逐渐成为一个文武兼备的英姿青年,太祖很欣赏朱棡的豪迈之气,寄希望他将来能够承担起护佑社稷的重任,为大明镇守边塞,屏藩一方。

  洪武十一年(1378年),朱棡前往太原藩地就国。太祖考虑到山西和南直隶饮食习惯不一样,怕朱棡不习惯当地的饭菜,于是把跟随自己二十三年的厨师徐兴祖安排到朱棡身边,伺候他的饮食。朱棡到底是个青年人,又生在帝王家,从小处在权力顶峰中,难免会有骄横跋扈、目中无人的脾气,在前往太原途中,因为嫌弃徐兴祖做的饭菜和京师的口味不大一样,于是朱棡大发雷霆,把徐兴祖狠狠地用鞭子抽了一顿。

  原本朱棡以为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远在京师的太祖居然马上就知道了,立即以八百里加急的方式传来了口谕:“吾帅群英平祸乱,不为姑息。独膳夫徐兴祖,事吾二十三年未尝折辱。怨不在大,小子识之。”——你老子我带着一帮子文武大臣们平定了天下,他们有什么过错我都不会姑息,一一处罚。唯独这个厨师徐兴祖,跟了我二十三年,从来都是对他客客气气,不敢羞辱责罚他。为什么呢?结怨不在于大小,而在于亲疏紧要,你小子给我记清楚了!

  

  太祖之所以这么急匆匆地专门派人前来教训告诫朱棡,不是出于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思想,而是他担心朱棡少不更事,羞辱折损给自己做饭的厨师,如果因此被厨子心怀怨恨,在饭菜中下毒,那就悔之晚矣。朱棡得到父皇的训诫和指点后,才恍然大悟,此后再也没有对徐兴祖加以惩戒,一直客客气气地对待,直至其年老告退。

  朱棡抵达太原后,马上承担起御边重任,成为北方诸塞王中最重要一员(朱棡二兄秦王朱樉封国西安,处于腹地,守边责任不大),太原直面河套,北元主力常常在此出没,所以身为太祖第三子、也是塞王之长的晋王朱棡身负父皇重托,多次以主将身份出兵讨击北元,并节制宋国公冯胜、颖国公傅友德等元勋宿将,驰骋塞外。

  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正月初三,太祖因北元丞相咬住、太尉乃儿不花、知院阿鲁帖木儿等多次骚扰大明边境,于是祖诏命晋王朱、燕王朱棣分兵两路北征,并指定以晋王为全军主帅,授予朱棡“出塞征战、筑城屯田,皆由己出,非大事可不奏而行”的特权。洪武三十年(1397年)四月,晋王朱棡再奉太祖诏命行“备边十事”,九边诸塞检阅军队、开战屯田等军政大事,全部由晋王朱棡全权处理。朱棡此时已经是太祖诸皇子中年岁最长者(皇太子朱标、秦王朱樉此时已经薨逝),这可以看出太祖对这个在世最长子的重视程度。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三月,已经失去了六个儿子(皇太子朱标、秦王朱樉、赵王朱杞、潭王朱梓、鲁王朱檀、皇子朱楠)的太祖再遭打击,时年仅仅四十、正是年富力强、被太祖倚为社稷柱石的第三子晋王朱,突然因病薨逝于太原晋藩府。噩耗传到京师时,已经久病多日的太祖悲伤过度、心气郁积,无法接受前三个儿子全部去世的悲切事实而彻底病倒。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闰五月,太祖因悲伤过度、病情加重,不治而驾崩,年七十一。此时,距晋王朱薨逝,仅仅才过去了百日。

  朱棡薨逝后,被太祖赐谥号为“恭”,称晋恭王。他的长子、晋世子朱济熺在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四月被祖父太祖皇帝敕令承袭晋藩,成为大明第二代晋王。

  太祖在《皇明祖训》中,给第三子晋王朱棡派下所拟定的行辈字派是:“济美钟奇表、知新慎敏求、审心咸景慕、述学继前修。

  晋王朱济熺即晋王位后的第三个月,祖父太祖皇帝驾崩,堂兄皇太孙朱允炆继承皇位,成为大明第二代皇帝——建文帝。

  

  当年,朱济熺还是晋世子的时候,曾经在京师和皇太孙(后来的建文帝朱允炆)、秦世子(后来的秦隐王朱尚炳)、燕世子(后来的明仁宗朱高炽)、周世子(后来的周宪王朱有炖)等堂兄弟们奉祖父太祖皇帝之命在一起读书、生活、历练,彼此间感情很好。等到皇太孙继位成为大明皇帝后,朱济熺、朱尚炳也早就各自继承藩国,成为晋王、秦王。他们对堂兄建文帝感情深厚,恪守君臣之礼,严守臣节,建文帝也多次下诏表彰这两个当年的同学、堂弟,以为宗室表率。

  在建文元年(1399年)爆发的“靖难之役”中,朱济熺的四叔、燕王朱棣从北平起兵,和侄子建文帝展开了三年之久的叔侄内讧,大打出手,以争夺大明社稷。在“靖难之役”中,朱济熺和秦王朱尚炳是坚决站在建文帝一边,对四叔朱棣加以斥责和声讨,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后果,不过依旧让标榜“师出有名、奉天靖难”的燕王朱棣如鲠在喉,极度不快,对这两个侄子大为光火,嫌隙就此种下。

  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燕军在朱棣率领下长驱直入、渡长江直扑京师而来,建文帝紧急发布勤王令,向包括秦王朱尚炳、晋王朱济熺在内的诸王大臣们求援,让他们率军来援。可是燕军行动迅速,勤王令刚刚发出,京师就告破了,燕军入城后建文帝在大乱中失踪,燕王朱棣在祭拜了太祖的孝陵后宣布登基称帝,即大明第三代皇帝——明太宗(成祖)。

  

  成祖登基后,对被建文帝削藩的诸王们一一复封,并厚加赏赐,以显示“亲亲之谊”。但是对秦王朱尚炳、晋王朱济熺这两个当初站在建文帝一边、对自己口诛笔伐的侄子,成祖恨得牙痒痒,几乎就要把他们俩夺爵发配到凤阳去守皇陵。幸好朱尚炳、朱济熺当年的同学、如今的皇太子朱高炽在成祖面前多次求情,这才使得成祖勉强放过了两个侄子。但是晋藩的长史府被撤销,秦藩的护卫也被削去三分之一。

  永乐九年(1408年),成祖遣使者到西安探视秦王,朱尚炳心中不忿,于是称病拒不出迎,后来勉强出来接见使者,态度又极为傲慢。成祖这下抓住了侄子的把柄,立即下旨将秦王府属官逮捕下狱治罪,同时“赐”朱尚炳书信:“齐王拜胙,遂以国霸;晋侯惰玉,见讥无后;王勉之。”言辞间威胁意思显露无疑。

  朱尚炳接到书信后畏惧惶恐,觉得皇帝叔父不好惹,于是只得亲自来朝向成祖谢罪,成祖在接见秦王时又当面毫不客气地训斥责问,并提及当年建文时旧事。朱尚炳更加惶惶不安、忧虑成疾,从京师返回的第二年(永乐十年,1410年)三月就病薨于西安藩地,时年三十三。成祖赐给朱尚炳一个“隐”字谥号,称秦隐王,意思是“你小子不明误国、幸好老叔我大度,对你表示哀怜”,这不是什么好谥号。

  至于朱济熺,他对成祖篡位之事一直以来就心怀不满,多次在太原藩邸内流露出对皇帝四叔的抵触和反感,同情被赶下皇位的建文帝,这导致他被三弟平阳王朱济熿搜罗证据在成祖面前诬告诋毁(其实也不算,因为大多是事实)。于是成祖在斥责处理了秦王朱尚炳后,转过头来开始借平阳王朱济熿之手对付晋王朱济熺这个一样对自己心怀不忿的侄子。

  永乐十二年(1414年)十一月,成祖明发上谕,以晋藩平阳王朱济熿所提供的证据为理由,斥责晋王朱济熺:“尔谋为不轨,自绝于天,自绝于祖宗。论尔之罪,有不容诛重。念恭王手足之义,特全尔生,令守恭园。其闭门念咎,杜绝外交,改过迁善,以保令终慎之哉。”成祖将晋王朱济熺废为庶人,连同他被牵连而废去晋世子称号的长子朱美圭一起,安置于晋恭王朱棡的陵园内,以“守陵”为名加以软禁,改立晋恭王第三子、告密的平阳王朱济熿为继任晋王。朱济熿也是第三任晋王。

  

  朱济熿通过诬告兄长获得晋王之位后,更加骄横膨胀,不但肆意欺辱虐待被软禁在父亲晋恭王陵园内的大哥朱济熺父子,减损他们的衣食起居待遇,甚至命人把朱济熺父子关押起来,不允许他们和外界联络。之后,坐稳了晋王之位的朱济熿还暗中和觊觎皇位的堂弟汉王朱高煦勾结,密谋帮助汉王夺取储位,以图自己晋王之位更加牢固。

  对于在世的嫡母谢太妃,朱济熿因为她是大哥的生母,和自己一直以来因诬告之事而关系欠佳,所以也颇有恨意。尤其谢太妃对于儿子朱济熺无故被废之事气愤异常,经常前往丈夫朱棡的陵园内探视儿孙,此事更加遭到朱济熿的忌恨和防范。为了消除隐患、一劳永逸,朱济熿居然趁嫡母不备,在她的饮食中下毒 ,把嫡母害死,然后以病薨的名义将谢太妃草草安葬。

  另外,朱济熿还将父亲晋恭王朱棡生前所宠爱的侍妾强行霸占,其他晋藩内原晋恭王朱棡、晋王朱济熺的亲近侍从也被朱济熿加以打击,或死或囚。对于同情大哥、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的五弟宁化王朱济焕,朱济熿毫不客气,以其“行事有过失”为由,停了朱济焕的岁禄,把他拘禁在山西按察使衙门,吃尽了苦头。

  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因为实在受不了朱济熿的迫害和苛待,晋藩属员中有人冒死从太原逃出,逃到京师向成祖控告朱济熿这些年来虐待大哥废晋王、在藩国内倒行逆施的种种不法之举。成祖这才明白自己支持的朱济熿是个什么玩意儿,心里着实懊恼气愤,但是又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再加上对朱济熺确实也是有嫌隙,于是仅仅派人把朱济熺父子从晋恭王陵园中释放、并封朱济熺长子朱美圭为平阳王,让他带着父亲和诸弟们搬到平阳封国(山西临汾)去居住,以平阳王俸禄赡养全家。而朱济熿本人,只不过被不轻不重地训斥了几句就罢了,这表明成祖内心还是倾向于朱济熿,不愿处罚他而导致自己颜面受损。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成祖在第五次北征返回途中病逝于榆木川,皇太子朱高炽继位,成为大明第四代皇帝——明仁宗。仁宗对于当年的同学、堂兄、废晋王朱济熺半生蹉跎惨淡遭遇很是同情,登基后马上恢复了朱济熺的冠服待遇,并称呼其为“王兄”,除了没有复封晋王之外,其余生活待遇的都和在任晋王朱济熿相同。这使得朱济熿十分不满,对仁宗心怀怨恨,并加紧了和汉王朱高煦的秘密谋叛计划,以图成功以后消除来自大哥和侄子方面夺回皇位的威胁。

  洪熙元年(1425年)五月,在位只有十个月的仁宗驾崩,皇太子朱瞻基粉碎了叔父汉王朱高煦的暗杀阴谋,顺利从南京返回京师继承大统,成为大明第五代皇帝——明宣宗。宣宗即位后,朱美圭诸弟被加封为镇国将军,朱济熺一家的生活待遇进一步改善。

  宣德元年(1426年)八月,谋划夺储二十年的汉王朱高煦自认准备妥当、万事俱备,于是在封国乐安(山东惠民)悍然发动叛乱,意图学父皇成祖皇帝一样,再来一次“定难之役”,从侄子宣宗手中夺取皇位。可惜宣宗不是建文帝,汉王更加比不上成祖,宣宗对于叔父举兵造反之事胸有成竹,御驾亲征乐安,十五天就平定了汉王之乱,生擒朱高煦。

  

  汉王被擒后,晋王朱济熿大惊失色、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自己勾结汉王谋取权位之事暴露。但是怕什么来什么,朱济熿万万没想到,最终告发自己的,并不是结怨已深的大哥朱济熺父子,而是被自己苛待多年的五弟、宁化王朱济焕。

  宣德二年(1427年)三月,宁化王朱济焕在被压制多年以后,趁着汉王朱高煦作乱被擒、朱济熿六神无主的时机,向宣宗上奏晋王“不忠不孝、诡计百端”,同时派人“疾驰京师”,当面向宣宗揭发朱济熿当年毒杀嫡母、霸占父妾、凌虐宗人等等人神共愤之事。

  本来宣宗在平定汉王之乱后,就想处置和汉王长期勾连图谋不轨的晋王,但是如果直接以“勾结汉王意欲作乱”的名义来处理晋王,确实有些牵强附会。而宁化王的揭发证据传到京师后,宣宗心中大定,废黜朱济熿的晋王之位就名正言顺了。

  宣德二年(1427年)四月,宣宗下诏痛斥晋王朱济熿:“若济熿之恶,尤甚枭獍!至以毒药弑其嫡母谢氏。是可忍也,孰不可忍?已召至京师,遣在京皇亲以宁化王等所告事状示之,一一引伏。今悉录其不法事遣去一观,骨肉背逆,言之痛心,惟深鉴之。”之后,宣宗派出亲臣勋贵率军急赴太原,废黜朱济熿晋王王爵,贬为庶人,和全家一起发往凤阳,看守皇陵。朱济熿十三年的晋王美梦,就此湮灭,化作一场云烟。

  按道理说,朱济熿被废后,就应当是由当年遭诬陷的朱济熺复封晋王,或者册立当年的晋世子、现在的平阳王朱美圭为晋王。可是宣宗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既没有复封堂伯朱济熺为晋王,也没有册立堂兄朱美圭为晋王,而是仅仅称呼朱济熺为“伯王”,让他随同长子朱美圭依旧住在平阳封国内。此后朱美圭多次上疏向宣宗请求带着父亲和弟弟们返回太原居住,宣宗也都没有同意,致使近十年之内,晋藩亲王之位一直空缺。

  

  宣德十年(1435年)正月初三,宣宗驾崩,九岁的皇太子朱祁镇承袭皇位,即大明第六代皇帝——明英宗。因为英宗年幼,所以朝政由仁宗皇后、已经升为太皇太后的张氏和以“三杨”为首的诸文臣们负责执掌。此时,复封晋王的意见终于被摆到了朝堂之上。

  原本太皇太后和三杨的意思是复封朱济熺为晋王,把失去了二十年的王位再还给他,可是朱济熺真是运气极坏,眼看就要重登王位了,却在宣德十年(1435年)二月十二突然去世,年六十一,和失去了二十年、又近在咫尺的晋王之位擦肩而过,实在是万分遗憾。

  朱济熺去世后,被安葬在儿子朱美圭的平阳封国内,而朱美圭则因为父亲的去世提前承袭晋藩,被朝廷于宣德十年(1435年)二月二十五正式册立为晋王,这也是大明晋藩第四代晋王。

  朱美圭袭封后,朝廷赐其父朱济熺谥号“定”,恢复王号,称为晋定王。朱济熺生前没有复封,去世后总算得到了晋王之号,也可以稍稍弥补一下他这半生蹉跎遗憾了。

  此后,晋藩内部总算是安定下来,虽然和其他藩国一样有着不可避免的宗人矛盾和内部丑闻,但好歹宗族传承平静安定,一代代地沿袭下去,在太原藩国繁衍生息、瓜跌绵长。

  朱美圭于宣德十年(1435年)册立为晋王后,在位七年,于正统六年(1441年)薨逝,年四十三岁,朝廷赐谥号“宪”,称晋宪王,由长子榆社王朱钟铉继承藩国,成为晋藩第五代晋王。

  朱钟铉是晋藩历代晋王中在位最长的一位,从正统七年(1442年)继承王爵,到弘治十五年(1502年)薨逝,在位长达六十一年,寿高七十五岁,谥号“庄”,称晋庄王。

  

  朱钟铉的嫡长子、晋世子朱奇源薨逝于弘治十四年(1501年),年五十二;嫡孙、晋世孙朱表荣更是在弘治六年(1494年)就去世了,年仅二十七。所以,在朱钟铉去世后,承袭晋藩的只能是他的曾孙、朱奇源之孙、朱表荣独子、年仅十四岁的晋藩世曾孙朱知烊。这是晋藩第六代晋王。

  朱知烊继承晋藩后,上疏朝廷,为自己的祖父、父亲请封,孝宗皇帝命宗人府拟定谥号,最终确定晋世子朱奇源谥号“靖”,追赠晋靖王;晋世孙朱表荣谥号“怀”,追赠晋怀王。这是晋藩第一次出现追封晋王。

  嘉靖十二年(1533年),在位三十一年的晋王朱知烊薨逝,年四十五,朝廷赐谥号“端”,称晋端王。朱知烊一辈子没有生出儿子,而他的父亲晋怀王朱表荣也只有他这一个儿子养大成人,所以只能从朱知烊的祖父、晋靖王朱奇源的其他后裔中挑选合适者承袭晋藩了。

  最后,时年十五岁的晋靖王曾孙朱新 ,凭借祖父新化王朱表槏是晋靖王嫡次子、晋怀王最年长弟弟、晋端王最长叔父的伦序行辈,以“新化王长子”的身份承袭了堂叔晋端王朱知烊所遗下的王爵,成为晋藩第七代晋王。

  朱新 继承晋藩后,如同堂叔晋端王朱知烊当年一般,向朝廷为自己的祖父、父亲请封,世宗皇帝本来就是由宗人入继大统,成为大明皇帝的,和朱新 的际遇相同,自然没有任何理由反对,立即同意了这个远房族侄的请求,赐其祖父、第一代新化王朱表槏谥号“安”,追赠晋安王;赐其父亲、第二代新化王朱知 谥号“康”,追赠晋康王。这是晋藩第二次出现追封晋王。

  

  万历三年(1575年),晋王朱新 去世,年六十岁,朝廷赐谥号“简”,称晋简王。朱新 和他的堂叔朱知烊一样,也没有儿子,所以晋藩只能再一次从旁支宗人中选取合适者承袭王爵,最后选出晋康王之孙、晋简王之侄、晋藩镇国将军朱慎镜(简王的弟弟镇国将军朱新墧嫡长子)暂时管理晋藩府事,待以后择吉日再正式册立为晋王。

  但是朱慎镜福薄,还来不及正式被册立为晋王就在万历六年(1578年)去世了,年四十三,朝廷赐谥号“敬”,追赠为晋敬王,这是晋藩第三次出现追封晋王。

  因为晋敬王也没有儿子(也有史料说晋敬王有一子朱敏游,同样在万历六年去世,被追赠为晋哀王,但是明史中没有记载,这里就不再录入了),所以晋藩转由晋敬王之弟、辅国将军朱慎鋷承袭。

  万历七年(1579年),朱慎鋷继承王位,成为晋藩第八代晋王。而半年后,新任晋王、三十九岁的朱慎鋷又因病去世了,只留下一个幼子朱敏淳。为了保护这个幼儿,同时也是暂避晋藩诡异的承袭怪圈,神宗皇帝下旨暂停晋藩袭爵,以晋藩宗人中辈份最高者、晋定王朱济熺的五世孙、同时也是朱敏淳族曾叔祖的宁河王朱知局(口改火)为晋藩宗理,暂代府事。同时,朝廷赐朱慎鋷谥号“惠”,称晋惠王。

  万历十三年(1585年),晋惠王独子朱敏淳渐渐长大,朝廷在这一年正式册立他为晋王,这也是晋藩第九代晋王。另外,为了保险起见,神宗命宁河王朱知局(口改火)继续担任晋藩宗理,代替年幼的晋王处理府事。直至万历十七年(1589年),晋王朱敏淳完全成人,这才从族曾叔祖手中接过晋藩大权,正式执掌府事。

  

  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四十八岁的晋王朱敏淳病逝,谥号“穆”,称晋穆王。其庶长子朱求桂暂时代理晋藩府事,并在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被册立为晋王,成为晋藩第十代晋王。

  据《明史》记载,晋藩的末代晋王就是朱求桂,他在崇祯十七年(1644年)二月被李自成起义军俘获,然后带往京师,后来李自成败于清军后,朱求桂有被清军俘获,最终于乱军中不知所踪。但是根据现代(1955年)在山西榆次县(今榆次区乌金山镇)的考古发掘,获得了《晋裕王墓志》,明确记载朱求桂在崇祯三年(1630年)去世,在位十七年,谥号“裕”,即晋裕王。《明史》的记载,是错误的。

  崇祯三年(1630年)十一月,晋裕王朱求桂去世,其嫡子朱审烜承袭王位,成为晋藩第十一代晋王,这也是大明晋藩的末代晋王。

  崇祯十七年(1644年)二月,李自成农民军向京师的进发途中攻克了太原,晋王朱审烜被俘,并被裹挟着带往前往京师。之后农民军攻陷京师,思宗煤山殉国,大明中枢覆灭。再后来农民军在山海关之战中败于清军,退回京师、焚烧皇宫后撤军西返陕西,朱审烜在乱军中被清军俘获,起初受到清朝较高的礼遇,多有赏赐。

  清顺治三年(1646年),清军南下攻克江南大地、局势已定,不需要再对前明皇族加以礼遇,于是在这一年四月初九,清朝以“私藏册宝印信、图谋不轨”的罪名,将俘获的南明弘光帝以及前明潞王、秦王、衡王、德王、荆王等高等皇族十七人斩首于菜市口,末代晋王朱审烜也在其中。至此,自晋恭王朱棡在洪武十一年(1378年)就国太原,建立晋藩开始,到末代晋王朱审烜被杀为止,大明晋藩二百六十八年的历史就此走到了尽头。

  

  附:晋藩世系表

  一代、晋恭王朱棡(太祖第三子)

  二代、晋定王朱济熺(晋恭王嫡长子)

  三代、晋废王朱济熿(晋恭王庶三子)

  四代、晋宪王朱美圭(晋定王嫡长子)

  五代、晋庄王朱钟铉(晋宪王庶长子)

  追封:晋靖王朱奇源(晋庄王嫡长子)

  追封:晋怀王朱表荣(晋靖王嫡长子)

  六代:晋端王朱知烊(晋怀王庶次子、唯一成活之子)

  追封:晋安王朱表槏(晋靖王嫡次子、第一代新化王)

  追封:晋康王朱知 (晋安王嫡长子、第二代新化王)

  七代:晋简王朱新 (晋康王庶长子)

  追封:晋敬王朱慎镜(晋康王之孙、晋简王之侄、晋藩镇国将军朱新墧嫡长子)

  追封:晋哀王朱敏游(晋敬王子,存疑)

  八代:晋惠王朱慎鋷(晋康王之孙、晋敬王之弟、晋藩镇国将军朱新墧嫡三子)

  晋府宗理:宁河王朱知局(口改火)(晋定王朱济熺的五世孙)

  九代:晋穆王朱敏淳(晋惠王嫡长子)

  十代:晋裕王朱求桂(晋穆王庶长子)

  十一代:晋王朱审烜(晋裕王嫡长子)

3d滚球 相关的内容:

关于 3d滚球 的评论